首 页  库尔勒概况  走进组织部  基层党建  干部工作  人才援疆  远程教育  信息调研  老干部工作  学习园地
  公示公告    关于2016年自治区面向社会公开考试聘用 大学生基层培养锻炼“天池计划”人员 资格审查的公告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新疆地方史 >> 正文
 
传说中新疆的山
 
党建    http://www.keldj.com     时间:2012-07-04 11:56:54    文章来源:乌鲁木齐信息港
 

新疆辽阔的土地上山峦绵亘,有许多举世闻名的名山大川,像红山,天山等等。我们的祖先被这雄伟奇丽的风光所震慑,无法相信它们竟是天造地设的自然物,认为在这冥冥之中一定存在着某种超越人力的神秘力量造就了这一切,在这一思想的作用下,创作出了许多优美动人的解释性传说。

                  本期特摘录了部分山川地名的传说,以飨读者。

              ——编者

 

红山

乌鲁木齐市中心屹立着一座气势壮观、体态秀美的山峦,因其朱红色岩石结构而得名红山。从山顶沿脉东望,一条岩脉从博格达峰蜿蜒而下,一直延伸到乌鲁木齐河畔,山脉突断,山头翘立,恰如一条巨龙飞腾而来。

传说,王母娘娘的蟠桃会刚结束,把守南天门的四大天王便捆绑来一个人,他们回禀道:“此人是西海龙王的大儿子,因调戏在蟠桃会上唱歌跳舞的仙女,违犯了天条,现将犯人带到,请娘娘发落!”王母娘娘很生气,她命令天王将小龙打下凡尘。于是天王举起降魔杵,把小龙从博格达山顶打到乌鲁木齐河里。

小龙在西海里娇生惯养,哪受得了小小的乌鲁木齐河呢,况且每日还要做苦役,于是他拿出看家本领,施展法术,使乌鲁木齐河水不停地往上涨。这一来居住在两岸的老百姓可遭殃了。玉皇大帝知道了这件事,打发四大天王下界处治小龙。天王下界举起斩妖剑把孽龙一剑砍作两段,中间断开一个大豁口,乌鲁木齐河顺流而下。天王砍断的后面是小龙的尾部,变成了后来的妖魔山;前面的一段变成了后来的红山嘴,因为小龙流血过多把身体给染红了,所以叫红山。以后人们为了报答玉皇大帝的大恩在红山上修了一座“玉皇庙”,庙内除供奉玉皇神位以外,还有风、云、雷、电四位巨神的牌位。规定每年四月十五日举行红山庙会,这一天善男信女们上香、唱戏祭奠诸神灵,以祈求家道平安、福寿安康、六畜兴旺、五谷丰登。以后又在红山下修了“北斗宫”、“地藏府”等庙宇,于是,红山成了佛教圣地,香火也是日盛一日。

                                       讲述者:周占奎  采录者:李富

 

鲤鱼山

乌鲁木齐北部有座山,就像一条金色大鲤鱼躺在那里,故得名鲤鱼山。此山既无庞大石壁,也无风化石片,甚至连一粒石子都很难找到,纯属黄土山。

很早以前,乌鲁木齐是条很宽很深的大河。河里住着一个鲤鱼精,鲤鱼精吸塞外日月精华,浴塞外独特劲风,越长越大,后来竟有十里路长、三里路宽,浮出水面浑身金鳞发光,照得周围通亮。这鱼是生就的野性,喜欢恶作剧,尾巴一摆掀起的大浪,能淹没两岸的田园村庄。有一天,它从下游摇摇摆摆地冲了上来,想在乌鲁木齐撤撒野,留下一个奇迹。哪知正当它运足气力想摆尾巴时,迎面划来一叶红色的两头翘小船,船上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只见他左手轻轻一拉,将西面的妖魔山拉过来横在河面拦住了鲤鱼精的去路。鲤鱼精一看可气坏啦,它把头一摇,尾巴一摆,箭一般冲上来,只听得天崩地裂似的“轰隆隆”声,整个妖魔山被它撞掉了一半,一股黄泥水顺流而下。鲤鱼精得意地哈哈大笑着向前直拱,差点拱翻白胡子老头的船。白胡子老头大喝一声:“大胆畜生,竟敢在我面前撒野!”他伸手向东一抓,从博格达峰顶抓下一块石头朝鱼头砸去,不偏不斜打个正着,只听“喀嚓”一声巨响,鲤鱼精直挺挺地躺着不动了,天长日久化成一座土山,便是现在的“鲤鱼山”。

原来是太白金星从此经过,见黄浪涛天,鲤鱼精撒野,便下凡惩治这个祸害生灵的精怪。那块砸鲤鱼精的石头染上了血,红色永远不褪,被人们称为“红山”,山腰有个洞,人们称为“太白洞”,据说是太白金星抓石头时抠出的。

                                        讲述者:武学义  采录者:刘庆芳

 

博格达峰

天山由三列大致平行的山岭组成。博格达峰属东天山山峰,位于乌鲁木齐东侧,海拔5445,冰光映日,高插云天,俨然为乌鲁木齐的守护神。

据说博格达峰原先是个很小的山包,没有现在这么高大,就像一道土梁,长满了青草,经常有不少娃娃来放羊。放羊娃里有个叫依斯麻的,六岁时阿妈死了,七岁时阿大(新疆回族方言,意指父亲、爸爸)死了,是个可怜的孤儿。庄里庄外的人见他可怜,不论年岁,红白喜事都叫他来吃一顿,临走时还包些油香给他。可是雇依斯麻放羊的王没牙却是另一副心肠。他虽是这一带的有钱人,可却恨不得一个钱掰两半花。对依斯麻和长工们,吃饭不管饱,做活不给工钱。就是逢年过节也是包谷馍馍就咸菜。依斯麻和长工们恨死了王没牙,都盼着他早点死。

有一天,依斯麻放丢了一只羊,他又害怕又着急。因为不把羊找回来,王没牙非把他的腿打断不可。放羊娃们也分头帮他找,找到日落西山的时候,依斯麻又饿又渴,已经一步都走不动了。突然他眼前一亮,不远处像有个东西闪着光,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件明光闪亮的宝贝。依斯麻心想,这下有救了,这两件宝贝不是可以抵王没牙一只又瘦又小的羊吗?他一手抓起一件,刚要转身,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依斯麻赶紧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只听老爷爷笑嘻嘻地说:“娃娃,这是给你的,你拿起来吧。”依斯麻见老爷爷是个好心肠的人,便弯腰拿了起来。老爷爷又说:“这是两件无价宝。你左手里是提山桃,右手里是垫山石。不管走到哪座山顶,只要把提山桃放在最高处,山就被提起来了,再把垫山石放在下面,就可以进到山底下,要啥有啥。可要记住,需要啥就拿啥,千万不能拿多余的东西。”说完这些,白胡子老爷爷就不见了。

依斯麻把得了两件宝贝的事告诉了大伙儿,并且一起来到时常放羊的博格达峰上试“宝”。按照白胡子老人的指点,他们把提山桃放在了最高处。山果真渐渐地被提了起来,而且越提越高,他们又赶紧放上垫山石。山升到两米多高时,趴在旁边的依斯麻和伙伴们看到山下有一盘比车轮还大的磨在不停地飞转,磨下来的全是金豆、金沙。穷人家的孩子谁见过这个,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山升到半人多高时,大伙儿一起进到山底下,一人捧回一捧金豆,收了提山桃和垫山石,高高兴兴地赶着羊回家了。

这天半夜,王没牙跟老婆悄悄溜到依斯麻的房里,偷走了提山桃,却忘了拿垫山石,两人连夜赶到博格达峰上,把提山桃放在山顶上,然后跑下来准备揽金子。山一截一截地被提了起来,王没牙高兴得眉飞色舞,到山升到底下能钻进一个人时,他爬了进去。金磨不停地飞转,王没牙不停地朝外背金子。他背出来的金子像一道金墙似的,足有一人高了。但他贪心不足,背了一袋又一袋,就在他背最后一次时,只听轰隆一声,王没牙头顶的博格达峰忽然落了下来。王没牙连滚带爬往外逃,却被自己堆成的金墙挡住了。金豆、金沙直往下滚,使他滑进了山底。王没牙惊恐地望着向下跌落的山,绝望地高喊:“救命!”还没等他喊出第二声,山就落了下来。王没牙的整个身子压在了山下。

第二天一早,庄子上的人都知道王没牙压死在博格达峰下了,大伙儿一个劲地夸依斯麻为民除了一害。依斯麻上到山顶取了提山桃,把附近的小山包一座一座提起来,让父老乡亲们拣用得着的去拿。有的山下是五谷六畜,有的山下是布匹衣裳,也有的是金银财宝。乡亲们只拿了五谷六畜、衣裳布匹,说金银财宝没有用,谁也没拿。依斯麻把提起来的山包一个个摞在了博格达峰上,山越摞越高,越摞越大,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讲述者:马桂容  搜集者:马玉清

 

慕士塔格峰

帕米尔高原上有座大山,山尖直插云中。柯尔克孜人称它为“冰山之父”。

很早以前,疏勒就像一颗明珠镶嵌在草原上,姑娘们唱着歌儿在草原上放牧着牛羊,小伙子们骑着骏马飞驰在草原上追逐、游猎,孩子们和老人们则在毡房前、炕头上欢笑嬉闹,吃着手抓羊肉、喝着香喷喷的奶茶……

有一天,疏勒的一个村落边来了一支驼队,热情好客的牧民们见来了客人,纷纷过来帮他们卸东西,牵骆驼,支帐篷。不一会儿,牧民们就帮他们安置好了。可那个驼队头领忽然从腰间拔出刀子威胁牧民们接受他的统治。

从此,这个巴依(地主,财主)统治了这里的一切。牧民们必须无偿给他贡献最好的衣服、最好的肉食。吃饱喝好了,他就带一帮打手出门找事,横行霸道。姑娘头上顶着的酸奶罐被他们打碎了,老汉的莫合烟摊被他们掀翻了……村落往日的欢声笑语没有了,取代它的是巴依和打手们的打骂声,牧民们的哭喊声、泪水和噩梦。

村落中有个勇敢的小伙子,名叫慕士塔格。他和美丽的姑娘塔曼古丽相爱着。塔曼古丽有着雪莲一样的容貌。在慕士塔格的琴声和歌声下,塔曼古丽美丽的舞姿不知送走了多少个西沉的红日,迎来了多少个冰雪般洁白的圆月。

一天下午,等慕士塔格回到家,父亲却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父亲望着儿子,吃力地说:“巴依——巴依——我的羊……”话没说完,父亲便闭上了眼睛,慕士塔格含泪安葬了父亲。在坟前,他的双眼充满了复仇的怒火,他发誓要为父亲报仇,替牧民们除害。

凶残的巴依对塔曼古丽早已垂涎三尺,无奈塔曼古丽对他总是冷若冰霜。这天,巴依又带着一帮人闯进塔曼古丽的家,他蛮横地要塔曼古丽的父亲在三天内必须将塔曼古丽交来,不然将处死塔曼古丽全家。

血气方刚的慕士塔格听到此事,气得将牙咬得“咯、咯”直响。

夜里,慕士塔格悄悄地摸近巴依的帐篷,巴依做梦也没有想到慕士塔格抢回了羊还敢来杀他。只见刀光一闪,巴依的头和身子分了家。慕士塔格临走时放了一把火,将巴依和帐篷化为灰烬。

慕士塔格回到家后,弟弟和塔曼古丽正为他着急呢。慕士塔格必须马上离开家园。

痴情的塔曼古丽舍不得心上的人儿离开自己,她要跟慕士塔格一起走。慕士塔格怎么忍心她跟自己一块儿受苦呢?他苦劝塔曼古丽留下来,等着他,他一定会回来。

自从慕士塔格离开了家园,塔曼古丽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牧民们再也听不到她那欢乐的歌声和美丽的舞姿了。她变得沉默寡言,只知道默默地干活、默默地流泪。每当太阳西沉,她就默默地走到村落西边,面对乌孜别克山口痴痴地望啊、望啊,泪水打湿了衣襟,打湿了脚前的小草……

一天傍晚,塔曼古丽在村口打听到了噩耗。原来,慕士塔格在修路时,突然被坡上滚下的石头砸死了。塔曼古丽发疯般的向着西边的山口呼喊着、奔跑着:“慕士塔格——慕士塔格” ……   那悲凉凄惨的哭喊声在山谷中传得好远、好远,可回应她的只有呜呜的风声。从此,塔曼古丽常常整夜站在村落的西边,痴痴地向西边的山口望啊、望啊。她的嗓子哭哑了,泪水也流干了。

终于,有一天早晨,牧民们发现村落的西边耸立起一座高高的山峰,很像一位头戴银冠的少女在向西边的山口眺望。牧民们全明白了,这是塔曼古丽变得呀!    为了永远纪念勇敢的慕士塔格和他的恋人塔曼古丽,牧民们便给这座山峰取名“慕士塔格峰”。  

        讲述者:呼延昌纪   采录者:馨   

                                  (摘自 舒怀主编的《传说中的新疆》)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中共库尔勒市委组织部
地址:新疆库尔勒市南市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8楼
新ICP备13001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