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库尔勒概况  走进组织部  基层党建  干部工作  人才援疆  远程教育  信息调研  老干部工作  学习园地
  公示公告    关于2016年自治区面向社会公开考试聘用 大学生基层培养锻炼“天池计划”人员 资格审查的公告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历史知识 >> 正文
 
布尔津与白山布
 
亚心网    http://www.keldj.com     时间:2012-06-25 18:01:38    文章来源:亚心网
 
      布尔津河北边有一片树林,河水在树丛中绕行。这些野生的树,一代一代矗立在那里。这棵树枯了,那棵又在被河水滋润的黑土中长出来了,数年之后,也变成了一棵大树。不过这些好像并没有引起住在这个小县城里的人关注。树和草,年年生,年年长,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人好奇的。可是多年前,这个小县城里的人,却用心地做了一件事:在那片树林的西边,额尔齐斯河和“五彩城”的北边,给一个名叫白山布的哈萨克人修建了一座纪念碑。那碑高高的,白白的,在高天大地之间,像一个人难忘的记忆,清晰而又明确。它使得这座边境小城,有了一些灵异的气息。因为,白山布不仅是阿勒泰一个地方官吏,还是中国哈萨克族诗人、音乐家。在一个小县城里,有一个文化的故人长眠,这地方就有了文化底蕴了。

迷人的布尔津风光

      白山布全名白山布·杜南拜,阿勒泰布尔津克列部落人。他生活的那个时代,阿勒泰属于科布多参赞管理(今外蒙),而科布多直属清朝政府直接管理,并每年向朝廷进贡一万两白银,还有羊和马。

      1824年,阿勒泰地方总管库库黛死了。一时间,民众没有了主心骨。而那时候,民间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纠纷发生,比如草场之争、水源之争、民事之争等等。且阿勒泰也算得上是大清帝国一块广阔的草场,各种民事都得有人管。为了便于管理,在科布多参赞的许可下,地方产生了四个“比”,号称“克列四大比”。“比”是哈萨克民选产生的地方官吏,负责处理部落事务和部落间的民事。阿勒泰的四个“比”在阿勒泰近代史上是很有影响的,为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起到过重要的作用。

      阿勒泰已故的老诗人阿斯卡尔·塔塔纳老先生在他的一本回忆录里,特别提到了四个“比”产生的经过。他说:当时,产生“比”的人选需要具备四个条件。1、对所属部落属地必须有管理能力。2、有一定的“执政”能力。3、解决纷争的能力。4、在民间有足够的个人影响力。1832年,阿勒泰克烈所属12部,在布尔津县黑柳滩,也就是去喀纳斯的路上那片美丽的大草甸子上集会,隆重推举他们认为可以做“比”的人。12部都派人参加了。12部人经过认真评选,最终产生了四位“比”,其中一人就是白山布·杜南拜。当时他只有37岁,是最年轻的一个。

      阿斯卡尔先生给白山布的评价是:“他是一名脱口秀,是一名有公心的民官,冬不拉乐手、作曲家,他性格坚强、且内秀,爱好放鹰、驯鹰,是民族间的友好使者,是巴图尔。”从这一段简单的文字不难看出,当时年轻的白山布,可算得上一名文武双全的大能人了。

      时光一晃近两个世纪,白山布时代的许多故事渐渐被历史尘封。但是白山布的个人魅力却在民间永久地保存下来。到布尔津这个地方去,随便问一位哈萨克族的老年人或中年人,白山布是何许之人,他们一定会首先告诉你白山布是一个了不起的“比”,还强调一下他是一个大乐手。有幸的话,你还能听到有人给你弹几首他创作的冬不拉曲。那些冬不拉曲子是《黑耳马的脚步》、《大眼睛的马》、《云鬃马》、《枣红马》、《雪青花马》、《飞鹰崖》或者是《愿》、《思》、《认我》、《奶酒》、《绿岗》、《我输了》、《狂躁的卡吉尔》。有很多人会弹这些曲子。

      当然,近两个世纪以来,这些曲子一直被人们传弹,弹得多了,时间久了,很多时候,人们却好像忘了作者是白山布。再久而久之,这些曲子竟成了民间冬不拉曲。对一个艺人或一名艺术家,这也可能是他人生最完美的归宿。因为,人们记住了他的作品,而作品才是他的生命意义之所在。相对作品来说,作者的名字是微不足道的。哈萨克民歌、民间冬不拉曲中大多是这样。

      也许你已经看出来,前边提到的这些白山布的冬不拉曲,大多与马有关。你能想象这个曾经的“比”官在繁忙的公务之余,属于个人的那片天空和那片天地是什么样子的。拿现代的话来讲,他是一个“附庸风雅”的人。又弹琴,又善骑射。而这一切都与冬不拉有关。

      冬不拉是哈萨克民间普及率很高的民间乐器。在民间,有点音乐感觉的人,几乎人人都会弹两下。拿老百姓的话讲,冬不拉会说话。有传说,两个兄弟出去打猎,当哥的披着鹿皮引狼出山,做兄弟的就一枪误杀了自己的兄长,回到家中,不知如何秉告大嫂这飞来横祸,情急之下,拿起冬不拉弹起来。一曲过后,嫂子便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和经过,而后擦干眼泪与小叔子一道埋葬了丈夫。

      这事一点也不玄乎。因为共同的文化心理,会造就共同的文化感受。白山布留下了很多关于他和冬不拉的故事。

      白山布年轻的时候,额敏县有个叫贾依尔的人,空闲之余骑着马去布尔津串门。人们接待他,有吃有住,不想,此人竟呆着不走了。有个有钱人看他常住人家,不像串门人,就怀疑那人是盗马贼,软禁了起来。白山布去处理此事,问那人为什么呆在人家不走,回答说是被这里的冬不拉曲迷了七窍。白山布不信,让那人弹一曲他听过的冬不拉曲,那人就拿琴弹了起来,而且弹到一半儿时,脱了鞋,用脚趾头拨弦,竟比手指头弹得还好。白山布自知理亏,但“比”的身份又不好说自己的不是,就弹了一曲给那叫贾依尔的人听。贾依尔十分感激,连连表示敬意。因为,白山布弹的曲子在说:“我输啦!”言外之意自然是:“你胜了!”一个要人,以这样的方式坦言,自然难能可贵。其实,这也是白山布的办事风格,任何时候都光明磊落,而那首曲子就是后来流传下来的《我输了》。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中共库尔勒市委组织部
地址:新疆库尔勒市南市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8楼
新ICP备13001204号